硬核STEM · 2019年5月24日 0

【十大课程之九】美国高阶思维能力课程

       高阶思维能力(Higher-Order Thinking Skills,简称HOTS)是指那些发生在较高认知水平层次上的认知能力。高阶思维涉及不同的思维分类法和复杂现实下的多种变量。因此学者们对于高阶思维能力有着不同的定义。De Bono(1983)认为高阶思维是超越简单回忆事实性知识的思维过程。Baker(1990)认为,高阶思维是指所有超越信息检索的智慧活动任务。Young(1997)认为高阶思维是解决新问题的过程中,认知策略、元认知和非策略性知识之间的相互作用。L. Resnick(2002)认为高阶思维没有明确的路径,高阶思维需要求解者付诸心智努力。综合来看,高阶思维是一种以高层次认知水平为主的综合性能力,需要个体付出心智努力,处理和判断真实且复杂的任务,同时开展自我反思和调控。

       从构成要素看,学者们描述高阶思维能力构成要素的关键词却存在较大的相似性。如问题解决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学习能力、分析能力、创造能力、系统思维能力、设计能力和实践能力等等。不同的学者使用的关键词不同,但本质相似,例如R. Sternberg(1996)的三元智力理论认为高阶思维能力包括分析思维、创新思维、实践思维。分析思维指抽象推理、获取知识、处理信息、设计策略并执行;创新思维指借经验、洞察力及创造力用以解决新问题,产生新观点,联系互不相关的事情;实践思维指适应情境,选择或改造自己周边的环境。布卢姆的学生Anderson(2001)发展了布卢姆教育目标分类理论,新的高阶思维能力包括分析能力、评价能力和创造能力。此外,香港《课程纲要》也定义了五项高阶思维能力,分别是:解决问题能力,探究能力,传意能力,推理能力和构思能力。

       目前国际上比较公认的高阶思维能力主要有四大能力构成。分析与解决问题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创造性思维能力和决策能力。在美国,这些四大能力中的前三个进入了美国4C核心素养,而决策能力,则已经细化到课程标准中贯彻执行了。在美国的学校教育中,经常可以看到高阶思维能力的课程内容、教学策略和测评。要知道:关系到能力和素养的课程可不是专门开一个校本课程就能培养出来的,必须内化到日常的教育教学工作中。下面,佩宁老师分别从高阶思维能力模型、高阶思维能力的教学策略以及高阶思维能力测评三个方面来阐述。

一、高阶思维能力模型

       高阶思维能力包含四大方面,但并不意味着发展学生的高阶思维能力仅从这四个角度出发设计课程。课程设计的出发点是学生高阶思维能力是如何发展的,即高阶思维能力模型,如图:

 

【十大课程之九】美国高阶思维能力课程

       高阶思维不是让你吃饱的第四个馒头,它的发展需要过程。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高阶思维的发展要经历3个过程。

       层级1,先决条件。高阶思维的发展需要个体具备一定的先决条件。这一层级给我们的启示是:学生发展高阶思维能力,起始于教学内容与学生的低阶思维技能、性格和认知能力之间的相互作用。学生首先要发展一定的低阶思维技能,如基本的认知策略、理解、概念分类、辨别、常规规则的使用、简单分析、简单应用等,低阶思维技能要作用于教学内容。但这还不够,在学生个体的性格和认知能力方面,学生对风险、灵活性、开放性的态度、适应性和容忍度,学生的认知风格(例如, 依赖性——场独立性-场依存性、控制轨迹——同时性-继时性、反应速度——冲动-沉思),学生的思维习惯(如持久性、坚毅、反思习惯等)以及学生的多元智能发展情况都要与教学内容相互作用。

       可见,教师备课、授课既不能凭自己的主观感觉,也不能人云亦云,要有严格的目的性。这几年,很多地方的教育局为了打击校外补课,规定公立学校的教师必须实施零起点教学,必须统一教学进度,佩宁老师真是觉得无言以对,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地了么?不同的学生背景不同,起点不同,教学就应该分层,这才符合教育规律,人为的搞教育平均主义是开倒车,不但对学生没有好处,对教师教学水平的提升也没有好处。此外,佩宁老师还要强调一点,低阶思维技能不能因为是低阶,我们就觉得不重要,这里的低阶没有不好、低等、不重要的含义,低阶思维、高阶思维同等重要。

       层级2,桥接。桥接的意思是为高阶思维的发展假设桥梁。这一层级中教师的引导作用很关键。教师要通过广泛的构建关联帮助学生将之前所学与当前所学和高阶技能进行拓展与关联,并让学生在完全掌握或者在基础上自由发挥;教师要通过组织化的图示建构帮助学生构建不同概念之间的关系,最终形成学生自己的概念认知方式;教师要通过搭建或提供脚手架引导学生走向高级思维,这一切都是学生自主分析和解决问题的基础。

       这部分有点不太好懂,简而言之,如果你联想或学习一下建构主义的理论,就知道为什么是这样了。

       层级3:高阶思维。这是模型的核心部分,这部分也是一个过程,即让学生在一个教学内容领域满足了前两个层级的要求后,通过给出真实情境下的问题,让学生应用一系列高阶思维技能,进而创造性的得出结果。真实情境下的问题通常是充满了歧义、挑战、混淆、两难、悖论、不确定性等12类问题,学生面对这些问题,要运用诸如复杂的分析、创造性思维、批判性思维、决策、评价、逻辑思维、元认知思考等13种高阶思维技能,来创造性的得出各种结果,而不是生搬硬套过往的处理方式。

       佩宁老师估计一部分人读到这里已经关掉这篇文章了,或者已经下拉跳过这部分了,能仔细读这部分的都是真爱。

二、高阶思维能力的教学策略

     发展学生的高阶思维能力,就意味着要发展学生的分析与解决问题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创造性思维能力和决策能力,我们不能机械的从这四个领域构建课程,而是要将四个领域作为一个整体来构建课程,并且在课程构建的过程中将以下五大类教学策略应用于你选定的教学内容中:

 

【十大课程之九】美国高阶思维能力课程

       每一类策略都包含众多子策略,例如提问策略中包括布卢姆教育目标分类法、威廉姆斯模型、苏格拉底式追问法、知与识的深度等级(DOK)等,再比如创造性思维策略包括创造性戏剧法、开放式任务法、项目式学习法、创造性写作法等。举个课例吧。

       大家对灰姑娘的故事耳熟能详,佩宁老师可以节省一下篇幅。在灰姑娘的课程设计中可以应用提问策略来发展学生的高阶思维能力,下面的一系列问题是使用威廉姆斯模型来设计的课堂提问,各位读者可以试着回答一下:

流畅性:哪些名人可以来扮演灰姑娘?继母生的姐妹?继母?

灵活性:给灰姑娘的故事设计一个新的设定。这个新设定将会对故事造成什么影响。

精炼化:这个故事还可以用什么其他的视角来讲述?

独创性:这个故事可以起一个什么样的新名字?

好奇心:如果灰姑娘不喜欢王子呢?她将会如何告诉他并摆脱这种局面呢?

复杂性:如果仙女教母不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呢?灰姑娘会如何遇见她的王子呢?

冒险性:灰姑娘想要一个新名字。你的建议是什么?

想象力:你能做些什么来把这个故事变成一个喜剧?

       大家一边看这个问题设计,一边思考本文第一部分高阶思维的模型中的层级3,看看有什么心得,欢迎留言哈。关于威廉姆斯模型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讲理论枯燥,还是自学吧,此外,本文篇幅有限,实在没办法给大家就展示每一个子策略下的课例。

三、高阶思维能力测评

       高阶思维能力很有深度,很多教研人员和教师都关注如何测评,如果用最简单、最好理解的话来说,那就是学生是否能够面对未知领域。对高阶思维能力的有效评估,要求学生不熟悉他们所要回答或执行的问题或任务,但要求他们有足够的先验知识,使他们能够使用他们的高阶思维技能回答问题或执行任务。

       美国很多州对学生高阶思维能力的测评主要从三个维度去完成,如下图:

 

【十大课程之九】美国高阶思维能力课程

       光看这三个维度有些虚幻,不好理解,老方法,我们看下面这个6年级学生决策能力测评的题目:

 

【十大课程之九】美国高阶思维能力课程

 

【十大课程之九】美国高阶思维能力课程

如果选择是,下面就排序吧

 

【十大课程之九】美国高阶思维能力课程

如果选择否,下面就排序吧

 

【十大课程之九】美国高阶思维能力课程

    排序结束后,让学生以小组或两人一组,讨论个人选择的原因。这个题没有正确答案,教师要从学生排序中,评估学生的高阶思维能力发展情况。 

       大家通过这道题目来思考三个测评的维度:选择、生成、解释。

 

       写在最后的话:很多老师会问,高阶思维和低阶思维相比,对于一个人的发展到底有什么不同?佩宁老师认为:低阶思维是较低认知水平层次上的心智活动或认知能力,如果低阶思维主导一个人的思维模式,看问题会简单化、片面化,解决问题会僵化、认死理儿,做决策时缺乏对事物的全面探索、深入分析和预判,创新能力也会极大的下降。更为严重的是缺乏批判性思维,进而缺乏是非判断能力,变得很自我,当下社会中的很多人口中所谓的“巨婴”、“垃圾人”、“长大的熊孩子”,其实都是缺乏高阶思维的表现。但是高阶思维的发展又离不开低阶思维做基础,因此,高阶思维能力对教师的教学方式转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总得来说,高阶思维能力体现了信息时代对人才素质的新要求,是适应信息时代发展的关键能力。发展学生的高阶思维能力,对于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作为教育工作者而言,切不可轻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佩宁老师的讲谈社):【十大课程之九】美国高阶思维能力课程